贺力平:疫情结束后人民币升值不太可能_网易财经
网易研究局稿件未经同意禁止一切媒体转载,包括友商。作者|贺力平(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2020年1月初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先后表现出集中不同的升降趋势。首先是1月初到1月中旬,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继2019年末重回7以下区间后,再度小幅升值,最高时达到1:6.86水平。这段时间人民币的升值与中美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定很有关系。1月下旬到2月初,国内疫情开始后,人民币对美元略有贬值,再次破7,从6.86到7.02,贬值幅度约为2%。但在国内疫情最严重的2月份,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上下起伏不超过1%,保持了基本稳定,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中央银行对汇市的干预。2月末到3月初,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转为升值,一度重回6区间。这段时间中,疫情在国内有所缓和,而在国外,尤其在欧美,则开始了前所未见的蔓延势头。3月上旬到3月下旬,人民币对美元转为贬值,从6.93到7.1,贬值幅度约为2.5%。这个变动,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疫情对贸易的不对称影响。例如,1至3月,中国货物出口增长率为-13.3%,货物进口增长率为-2.9%,前者下降幅度大大高于后者,由此使1季度贸易顺差(132亿美元)显著少于去年同期水平(763亿美元)。贸易顺差额的大幅减少,当然不利于人民币汇率的走势。3月下旬到4月以及5月中旬,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恢复”到正常小幅波动的态势,多数日期中汇率的市场均价在7.05到7.1之间。国内在这段时间已进入复工复产阶段,货物进出口增长率的差别在缩小,月度货物贸易顺差出现大幅度增长,在4月份达到582亿美元,远远超过去年4月份水平(135亿美元)。总的来看,从1月到5月,人民币对美元仅有小幅贬值,而且自3月下旬以来波动幅度已有显著缩小。相比其他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货币,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疫情期间的表现值得称赞。2月中旬后,疫情开始在世界范围内扩散。3月初以后,疫情不仅在欧美多国扩散,也蔓延到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各国陆续采取了封闭措施。正是在这个时候,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货币对美元出现大幅度贬值情况。从3月初到4月末,巴西雷亚尔对美元贬值20%,俄罗斯卢布对美元贬值9.9%,印度卢比对美元贬值3.7%,印度尼西亚卢比对美元贬值7.6%,南非兰特对美元贬值17.3%,土耳其新里拉对美元贬值12%。这些数字都超过了前面说到的人民币对美元在同期内的变动。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货币之所以对美元汇率在疫情期间出现大幅度波动,根本原因在于这些经济体尚存在一些问题,包括宏观经济和金融体系方面。有的国家长期存在经常账户逆差,包括货物贸易逆差,有的国家其通货膨胀率仍在两位数水平,有的国家中央银行存在公众“信任赤字”,不能很好地运用货币政策。疫情给新兴市场经济体货币带来的主要挑战是,保证货物贸易正常开展,防止跨境资金异常流动,维护公众对本国货币金融体系的基本信心。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汇率走势的前景将受到以下三个因素的明显影响。第一,中国货物贸易增长。2月以来国际油价下跌为中国节省了许多外汇开支,并支持了3月以来的贸易顺差。但这之后,随着国外市场变化,如果出口增长不能恢复,则不能指望贸易顺差继续扩大。也就是说,人民币在疫情结束以后出现升值的可能性将不会升高。第二,跨境资金流动。今年以来,国内出台一系列金融对外开放举措,旨在吸引国际资金流入境内。从长远看,这些措施有利于人民币汇率。但是,在近期,由于各国金融市场处于相对“冷冻”的状态,跨境证券投资并不活跃,跨境资金流入国内的规模十分有限。而且,由于一些不确定性因素,国内政策重点主要还是防止国内资金大规模流出境外。第三,国内公众的通胀预期。过去多年来,在国内经济持续增长和国际贸易顺利开展的背景下,国内公众的通胀预期一直处于温和状态。由于疫情的影响,国内经济和国际贸易都受到冲击,通胀预期有所上升。未来,大宗商品(尤其石油和粮食)国际贸易若得以继续顺利开展,国内通胀预期将继续保持在低位。总的来说,疫情给人民币汇率走势带来了一些不确定性,但相比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货币,人民币汇率的表现值得赞赏。随着中国经济趋向正常化,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将主要来自外部经济环境的变动。一些新的和旧的不确定性,包括国际经贸关系的摩擦和调整,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成为影响人民币汇率走势的重要因素。本文为网易研究局独家稿件,不构成投资决策。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wyyjj163) 出品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欢迎来稿(投稿邮箱:cehuazu2016@163.com)。移驾微信公号 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中国版>>【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国际版>>#endText .article_bottom{width: 660px;margin: 50px auto 0;}#endText .bottom_title{padding-bottom: 15px;border-bottom: 3px solid #ddd;}#endText .bottom_title h3 a{color: #333;font-weight: normal;font-size: 20px;font-family: “Microsoft Yahei”; text-decoration: none;}#endText .part{ border-bottom: 1px solid #e2e2e2; margin-bottom: 5px; padding-bottom: 10px;}#endText .part.no-border{ border-bottom:0;}#endText .part ul{ margin-top: 30px; float: left; width: 330px;}#endText .part ul li{ font-size: 14px; color: #333; background: url(http://static.ws.126.net/news/2017/3/31/2017033115083911b86.jpg) left center no-repeat; margin-bottom: 20px; padding-left: 10px; font-family: “宋体”; line-height: 15px;}#endText .part ul li a{ color: #333; text-decoration: none;}#endText .part ul li a:hover{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endText .part .img_news{ float: left; margin-left: 50px; margin-top: 25px;}#endText .part .img_news .img_box{ width: 280px; height: 150px; display: block;}#endText .part .img_news .img_box img{ width: 280px; height: 150px;}#endText .part .img_news p{ font-size: 12px; color: #666; text-indent: 0; margin: 0;}#endText .part .img_news p a{ color: #666; text-decoration: none;}#endText .part .img_news p a:hover{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w9 #endText .article_bottom{ width: 600px;}.w9 #endText .part ul{ width: 320px;}.w9 #endText .part .img_news{ margin-left: 30px;}.w9 #endText .part .img_news .img_box{ width: 250px;}.w9 #endText .part .img_news .img_box img{ width: 250px; height: 150px;}网易研究局 田轩:将股市涨跌归结于指数编制方法是本末倒置 滕泰:"中国不缺地,缺的是用地指标" 值得深思 盛松成:中国今年GDP增速可能达到3%左右 张礼卿:解读《政府工作报告》 贾康:财政赤字率不可能一次性提高到8% 过去120年全球表现最佳的澳洲市场 也扛不住了 梁建章六一前撰文:我国儿童占人口比例越来越低 贺力平:疫情结束后人民币升值不太可能 汤敏:在危机情况下提高赤字率是完全有必要的 姚洋:特朗普说让制造业重回美国是个人想法 难实现 王雍君:财政赤字率升至3.6%以上的学理解读 为什么买不到口罩?科普:口罩是“高科技”产品 延伸阅读 陈永伟:疫情持续总时间或不会短 要准备打持久战 北大教授张帆:增加流动性同时也要防止通货膨胀 巴曙松:央行可考虑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